• 归来的犹大德切里奥专访:我爱皇家社会但有时爱太过缥缈
    发布日期:2019-09-21 21: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他是犹大,是被绝大多数皇家社会球迷唾弃的背叛者。作为球队的头号射手,他在皇家社会最艰难的岁月扔下球队,加盟了死敌毕尔巴鄂竞技。

  本以为他会就此与皇家社会恩断义绝,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今年夏天,他回来了。

  今夏皇家社会再次对阿诺埃塔球场进行了改建,陪伴了阿诺埃塔二十余年的跑道在被彻底去除,前皇家社会前锋伊尼戈-德切里奥以项目经理的身份参与了这项改建计划。

  德切里奥表示:“阿诺埃塔很美,但是它确实有点过时了。现代足球场不需要跑道,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以前,当你在阿诺埃塔打入一球,想要和球迷们一起庆祝的时候,你跑到场边,却发现连球迷们的脸都看不清,这怎么庆祝?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你可以尽情地和球迷们面对面欢呼,与他们分享自己的狂喜。”

  谈到自己心目中最美的球场,德切里奥说道:“伯纳乌球场(皇马主场)、梅斯塔利亚球场(瓦伦西亚主场)、卡雷斯卡基斯球场(奥林匹亚科斯主场)、白鹿巷球场(托特纳姆热刺主场),这是我职业生涯最难忘的四个体育场。伯纳乌的夜晚灯火通明,当你不经意间抬起头望向空中,会感受到一种如梦似幻的失真感,那种震撼我从未在第二处感受过。卡雷斯卡基斯球场的氛围是我所领略过的球场中最热烈的,那种不绝于耳的嘶吼与轰鸣会让所有客队球员恨不得立刻逃出球场,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谈到降级的那天,德切里奥叹了口气:“2007年6月17日,瓦伦西亚的梅斯塔利亚球场。那是印刻进我灵魂深处的痛苦,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那一天我们泪流成河,整个吉普斯夸都笼罩在绝望的阴影之下。我们从那一天起步入了一个艰苦而漫长的岁月,在西乙的泥潭中我们挣扎了整整三年。”

  对于自己的离开,德切里奥表示更多是身不由己:“我知道球迷们这些年来对我的攻击与批评,我都接受。但我必须说,我绝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那时候的皇家社会混乱不堪,拖欠工资,不发奖金,而且一切的一切只会更糟,我曾尝试透过阴霾找寻希望,却完全看不到一丝光明。于情我爱皇家社会,但是有时候爱是那么虚无缥缈,那么苍白无力。于职业,我必须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适当的决定,帮助自己更上一层楼。于生活,我不想再忍受这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痛苦日子了。”

  这么多年来,德切里奥说他一直爱着皇家社会:“讽刺的是,我刚刚离开不久,巴迪奥拉就下台了,阿佩里贝带领皇家社会越过越好。而我来到毕尔巴鄂竞技却伤病不断,越踢越差。难道是我的犹大行为触怒了神明,这才有了之后的一切吗?哈哈,若果真如此,皇家社会恐怕还要感谢我一番才是。嗯,一个玩笑。我也知道我的回归让很多球迷愤怒,他们觉得我是夹着尾巴逃回来的老鼠。可是,若我当年在毕尔巴鄂竞技进过400个球呢?若我说,在毕尔巴鄂竞技踢再多年也只是一份工作,我的心永远属于皇家社会呢?可是我没有,也永远没有机会说出这样的线岁的时候,我的胫骨和腓骨被戈伊库里亚毁了,可笑的是,他还恰是我的多诺斯提亚老乡。”回忆起当年痛苦的往事,德切里奥唯有苦笑,“那或许是我最好的年华啊。”

  最后,德切里奥谈到了阿吉雷切:“我和阿吉雷切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上周四刚刚一起吃过饭。是我的离开造就了阿吉雷切的传奇,他接过我的9号并将其发扬光大。可正在他踌躇满志,想要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又是一个门将,凯洛尔-纳瓦斯,将他的职业生涯毁掉了。为什么命运要向我们开这样的玩笑?而我们只能默默接受一切。我觉得阿吉雷切应该去打进新阿诺埃塔的第一个球,以他的身份配得上这样的荣誉。”

  最后,德切里奥总结:“无论如何,从今以后,我们又将要一起携手共进了。我永远爱你们,皇家社会球迷的大家庭们。”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