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 >

荷兰海虹节为啥让人怀想

时间:2022-05-08 12: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8月是收获的季节。今年,由于欧洲新冠疫情依然严峻,荷兰著名的海虹节因此取消。往昔欢乐的海虹节,颇让人怀想。

  当街支起的大锅热气腾腾,海虹流水席一字排开,数十艘渔船乘风破浪,喧闹的音乐激情洋溢这是荷兰耶尔瑟克海虹节定格在笔者脑海中的印象,很难磨灭。

  耶尔瑟克面对大西洋,是荷兰西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一个以渔业著称的小镇,是欧洲海虹捕捞、出产中心。每年8月的第三个星期六,是这个小镇最热闹的日子。大批游人从法国、比利时、德国等地开车或乘坐旅游大巴涌进这座小镇,为这个独特而闻名遐迩的海虹节捧场。

  海虹是一种贝类,壳多为黑色,肉质鲜美,海虹肉晒干了便是人们熟知的淡菜。在比例尺较大的地图上,可能很难找到耶尔瑟克这个小镇的名字,但荷兰每年出产1亿多公斤淡菜,一半以上都由这里销往世界各地。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每年8月小镇都会举办“海虹节”。吃淡菜、逛集市、坐渔船已经成为这个小镇节日的三大特征。

  记得那年8月下旬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凉爽。我们从布鲁塞尔驾车前往耶尔瑟克,不过1个多小时就到了。走进这个渔港小镇,发现不过五六条街道,但干净清爽,房子是典型的荷兰红砖楼房。从镇中心到码头的街道出现了西欧少见的熙熙攘攘的人流,狭窄的街道两旁排满了摊位,有的兜售纪念品,有的给游人画像,但更多的是搭好凉棚的街头小吃店。街头乐队的精彩演出更增添了节日的热烈气氛。

  我们挤过人群,向码头走过去。沿海堤步行不到10分钟,就看到长长的队伍,“购票”进入紧靠码头的海虹品尝区。所谓“购票”,只是每个游客象征性交1欧元,同时可以免费领取一饭盒的现煮海虹。若是你喜欢吃,还可以另外买,也是1欧元1饭盒,算是半卖半送。进入品尝区,煮熟的海虹那诱人的鲜味儿扑鼻而来。在路边,人们支起了几口巨型大锅,有的将海虹与葱头、芹菜、胡萝卜及其他调料倒入锅中,有的在搅拌,有的在捞煮熟的海虹,个个喜气洋洋。

  离大锅不远,数十张大木条桌一字排开,游客们也喜气洋洋地品尝海虹。其实吃海虹在其次,关键是成百上千人在一起吃饭,这种机会可是难得。难怪,一些海虹爱好者禁不住吃完了又去买。孩子在欧洲待得久,喜欢吃,一盒还不够,我马上返身又去买,反正一盒只需1欧元。环顾四周,港口附近的海堤上,长桌相连,游客对坐而食,有的游客干脆把事先备好的葡萄酒和小菜摆上,在轻柔的海风中,同亲朋或挚友边吃边聊,享受大海的恩赐。

  品尝完了海虹,人们或在海边赏景,或去货摊转转,都在等待着高潮的到来免费坐船出海观光。

  头一年来过的同事早就打好招呼,坐船有讲究,一定要排队上领头的旗舰,不仅船本身威风,那上面的乐队也是最棒的。“舰队”终于要出发了,品尝过海虹的游客们已陆续登上了渔船。数十艘渔船依次驶出码头,在欢快奔放的音乐声中朝北海深处驶去。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坐这种渔船,难免觉得啥都新奇。许多游客和我一样,在离开码头时会矫情地与码头“挥手作别”。当大西洋的海风扑面而来,一些人禁不住高声呼喊。兴奋劲过了后,游客们在船上或坐、或站、或倚、或靠,在乐队演奏的音乐声中,透过船尾犁出的浪沟,欣赏浩渺大海的魅力。船上也支起了一口大锅在煮海虹,许多游客禁不住再来体验在大海上吃海虹的滋味,当然免不了加上一大杯泛着泡沫的比利时修道院啤酒,这才带劲!

  船上的主角绝对是乐队。乐队由七八个人组成,起源于阿登高原的萨克斯管是主角,另外还有大号、小号、单簧管、鼓手等。乐手们全是业余的,他们中有教师、警察、印刷工人和邮递员,自称已经志愿为海虹节演奏了20年。正因为是业余爱好,好不容易有海虹节这个机会大显身手,因此乐手们表演得更加卖力,不时和游客们来个互动。

  离母港越来越远,由旗舰领头,数十艘渔船在北海上一字排开,激起白浪滚滚,阵势十分了得。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舰队”在大海中航行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的旗舰突然鸣响汽笛,掉头返回港口,宣布海虹节尾声的到来。数十条渔船也紧跟其后,汽笛长鸣,回船与去船相对时,游客们兴高采烈地相互挥手致意。甲板上欢快的音乐伴随着阵阵掌声与喝彩,随着船后洁白的浪花与温馨的海风飘向茫茫大海

  海虹节类似于咱们国内的民俗节,一个小镇自创的节日具有经久的国际影响力,让人深思。节日不收门票,坐船观光不要钱,没有金钱气,没有商业包装,也没往做大做强方向发展,清清爽爽,随意洒脱,只有纯粹的快乐。正因为这样,这个节日才走出国门,吸引着周边国家的民众前往,成为一年一度秋日周末的盼望,也让现在身处万里之外的我不时遥想。

  8月是收获的季节。今年,由于欧洲新冠疫情依然严峻,荷兰著名的海虹节因此取消。往昔欢乐的海虹节,颇让人怀想。

  当街支起的大锅热气腾腾,海虹流水席一字排开,数十艘渔船乘风破浪,喧闹的音乐激情洋溢这是荷兰耶尔瑟克海虹节定格在笔者脑海中的印象,很难磨灭。

  耶尔瑟克面对大西洋,是荷兰西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一个以渔业著称的小镇,是欧洲海虹捕捞、出产中心。每年8月的第三个星期六,是这个小镇最热闹的日子。大批游人从法国、比利时、德国等地开车或乘坐旅游大巴涌进这座小镇,为这个独特而闻名遐迩的海虹节捧场。

  海虹是一种贝类,壳多为黑色,肉质鲜美,海虹肉晒干了便是人们熟知的淡菜。在比例尺较大的地图上,可能很难找到耶尔瑟克这个小镇的名字,但荷兰每年出产1亿多公斤淡菜,一半以上都由这里销往世界各地。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每年8月小镇都会举办“海虹节”。吃淡菜、逛集市、坐渔船已经成为这个小镇节日的三大特征。

  记得那年8月下旬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凉爽。我们从布鲁塞尔驾车前往耶尔瑟克,不过1个多小时就到了。走进这个渔港小镇,发现不过五六条街道,但干净清爽,房子是典型的荷兰红砖楼房。从镇中心到码头的街道出现了西欧少见的熙熙攘攘的人流,狭窄的街道两旁排满了摊位,有的兜售纪念品,有的给游人画像,但更多的是搭好凉棚的街头小吃店。街头乐队的精彩演出更增添了节日的热烈气氛。

  我们挤过人群,向码头走过去。沿海堤步行不到10分钟,就看到长长的队伍,“购票”进入紧靠码头的海虹品尝区。所谓“购票”,只是每个游客象征性交1欧元,同时可以免费领取一饭盒的现煮海虹。若是你喜欢吃,还可以另外买,也是1欧元1饭盒,算是半卖半送。进入品尝区,煮熟的海虹那诱人的鲜味儿扑鼻而来。在路边,人们支起了几口巨型大锅,有的将海虹与葱头、芹菜、胡萝卜及其他调料倒入锅中,有的在搅拌,有的在捞煮熟的海虹,个个喜气洋洋。

  离大锅不远,数十张大木条桌一字排开,游客们也喜气洋洋地品尝海虹。其实吃海虹在其次,关键是成百上千人在一起吃饭,这种机会可是难得。难怪,一些海虹爱好者禁不住吃完了又去买。孩子在欧洲待得久,喜欢吃,一盒还不够,我马上返身又去买,反正一盒只需1欧元。环顾四周,港口附近的海堤上,长桌相连,游客对坐而食,有的游客干脆把事先备好的葡萄酒和小菜摆上,在轻柔的海风中,同亲朋或挚友边吃边聊,享受大海的恩赐。

  品尝完了海虹,人们或在海边赏景,或去货摊转转,都在等待着高潮的到来免费坐船出海观光。

  头一年来过的同事早就打好招呼,坐船有讲究,一定要排队上领头的旗舰,不仅船本身威风,那上面的乐队也是最棒的。“舰队”终于要出发了,品尝过海虹的游客们已陆续登上了渔船。数十艘渔船依次驶出码头,在欢快奔放的音乐声中朝北海深处驶去。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坐这种渔船,难免觉得啥都新奇。许多游客和我一样,在离开码头时会矫情地与码头“挥手作别”。当大西洋的海风扑面而来,一些人禁不住高声呼喊。兴奋劲过了后,游客们在船上或坐、或站、或倚、或靠,在乐队演奏的音乐声中,透过船尾犁出的浪沟,欣赏浩渺大海的魅力。船上也支起了一口大锅在煮海虹,许多游客禁不住再来体验在大海上吃海虹的滋味,当然免不了加上一大杯泛着泡沫的比利时修道院啤酒,这才带劲!

  船上的主角绝对是乐队。乐队由七八个人组成,起源于阿登高原的萨克斯管是主角,另外还有大号、小号、单簧管、鼓手等。乐手们全是业余的,他们中有教师、警察、印刷工人和邮递员,自称已经志愿为海虹节演奏了20年。正因为是业余爱好,好不容易有海虹节这个机会大显身手,因此乐手们表演得更加卖力,不时和游客们来个互动。

  离母港越来越远,由旗舰领头,数十艘渔船在北海上一字排开,激起白浪滚滚,阵势十分了得。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舰队”在大海中航行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的旗舰突然鸣响汽笛,掉头返回港口,宣布海虹节尾声的到来。数十条渔船也紧跟其后,汽笛长鸣,回船与去船相对时,游客们兴高采烈地相互挥手致意。甲板上欢快的音乐伴随着阵阵掌声与喝彩,随着船后洁白的浪花与温馨的海风飘向茫茫大海

  海虹节类似于咱们国内的民俗节,一个小镇自创的节日具有经久的国际影响力,让人深思。节日不收门票,坐船观光不要钱,没有金钱气,没有商业包装,也没往做大做强方向发展,清清爽爽,随意洒脱,只有纯粹的快乐。正因为这样,这个节日才走出国门,吸引着周边国家的民众前往,成为一年一度秋日周末的盼望,也让现在身处万里之外的我不时遥想。

------分隔线----------------------------